死亡于她而言曾是一个陌生遥远的词。天堂岛上——作为永生者,她们叹息凡人的凋零与生生不息。那时她经常翻开书卷,凝视纸卷呈现出的凡人样貌,以想象赋予线条鲜活血肉。但直到飞行员在她面前苏醒,她才发觉他们眼中深藏的火焰。那是意志的焰火。凡人将短暂生命热烈而无望地燃尽。她无法可想岛外的世界有成千上万如此决绝的奔赴。 于是她应允,踱入人世,承受凡人给生命带来的苦难一如创造的欢愉。她注视火星明亮,迸溅爆裂,任由他的生命与爱将自己燃烧两次。 然而最终,世界向那无知过往袒露一个悲哀的空洞。雨水落下来,幽灵般寂寂徘徊在伦敦城里。她不再感受到火,那里只残留下烟。 2018-11-03 热度-[15]
(无声尖叫并迅速翻出“A!戴安娜穿蝙蝠装滴水兽真言套索playO!布鲁斯”的草稿) 2018-10-31 评论-[2] 热度-[1]
Touch me like you do (1) 奇妙ABO/魔法AU:A!S W/O! B OOC预警。 “我不接受。”蝙蝠侠冷静地说,后退一步。 “布鲁斯老爷,”管家慢条斯理擦拭高脚杯。“我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,除了半夜穿着睡衣出门在哥谭城里飙车,您理应培养出一些更适合您年龄的责任感。”他停顿片刻,拿起刚被布鲁斯推来的请柬,意有所指地扶正眼镜。“噢,至于宴会,我已经嘱咐迪克少爷替您去了。他非常乐意多一些社交方面的历练。” “阿福,这和社交无关。”布鲁斯沉闷地说,一把掀下头罩,声调随之升高。“瑟西仍然在哥谭里游荡,而我需要——” “放下您遭遇魔法袭击的朋友们不管,再次出门去进行您钟爱的极限运动。”阿尔... 2018-10-04 评论-[3] 热度-[12]
Down to Hell Metal Merciless Review 日光惨淡。数道流火自天空坠落。战斗的中心,大地震颤、迸裂。阿瑞斯的战斧发出惊雷般的呼啸,与亚马逊人的剑刃相撞。戴安娜浑身浴血,再度猛冲向前,挥动套索的同时,将手肘重重敲往盾牌边缘。 冲击波海啸般膨胀开来,旷原瞬间消殒成一片橙金色。世界短暂陷入空茫的虚无,片刻后,传来金属落地的“咣当”声。 阿瑞斯举高战斧,低声笑了。缺少头盔,他的面容显得衰老而悲哀,丝缕细纹掺杂在眼角。血顺刃面淋漓地滴落,戴安娜定定将剑指向他的咽喉,她呼吸急促,眼神仿若燃火,握剑的指节泛白。 “戴安娜,你看。”阿瑞斯... 2018-10-01 评论-[4] 热度-[13]
这时节我软弱得厉害,总强迫自己写些词不达意的东西。 大家见了不必管,也别读。我过会就删。 2018-09-10

1 of 4

© Initium | Powered by LOFTER